遇見羅亞爾河生物動力法 Visit Philippe Gourdon, Château la Tour Grise

親愛的讀者,我已經搬家囉!

想看更多文章的朋友,傳送門在此:celiawinetravel.com


 

 

第一次拜訪灰塔古堡是在2016年的11月,當時我帶了些酒,回去品嘗後覺得很有意思,最近意外發現灰塔古堡的網站關閉了,寫信詢問才知道他們已經將葡萄園讓租給其他酒農,灰塔古堡不會再生產,網頁因此關閉,我覺得相當可惜,便又再次去信詢問是否仍能拜訪,因此有了第二次的會晤。

La version française à la fin

 灰塔古堡莊主 Philippe Gourdon是Saumur Puy-Notre-Dame家喻戶曉的人物,如果說每個地區都有屬於地方的靈魂人物,那 Philippe Gourdon在當地葡萄酒界便是如教父般的存在,他於20年前便在羅亞爾河實行生物動力法(biodynamie),這個即便在現在都顯得前衛的釀酒理念, Philippe Gourdon卻已堅守了幾十年。

 Philippe Gourdon認為現代人普遍受所見所屏蔽,人們往往以為看得見的才是真實,但實際上卻有很多存在是我們看不見的。

 兩位生了同一種病的病人接受同一位醫師的治療,一位能接受親友探訪但另一位不能,請問誰會好的比較快?自然是那位有親友支持的病人康復的好,難道使他康復的關鍵是親友送的花或巧克力嗎?當然不是,那這個讓他變好的原因是什麼呢?看不見是否就代表不存在?

 Philippe認為生物動力法(biodynamie)與有機法(bio)最主要的差別,在於Subtile,兩種方法都遵循非化學農藥干預的耕種方式,唯有機法是可以測量、物質化的,人們操作於看得見的物質上,這是有機,而生物動力法則更加專注於那看不見的存在。

 在台灣,「萬物都有其靈性」的價值觀是能被大部分人所認同的,但對於三世紀以來強調科學實務的歐洲來說,這太抽象了,有機動力法在法國儼然成為一種派別,這種思維對許多從小受科學教育長大的法國人來說不為苟同,他們可以理解有機法(bio)對自然或對人體的好處,卻無法認同照顧好葡萄樹的「心情」就等於能釀出好酒。

 Philippe Gourdon將葡萄樹當作一個完整的生命來餵養,有如照顧一個寶寶,遵循星球運轉的時序以及日夜的運作,適時且溫柔地將葡萄樹喚醒,在該用餐時餵食,該休息時便讓他入睡,他說他在葡萄園的每一個動作,都盡可能地從植物的角度來設想,盡可能地不做過多干預。

 他認為葡萄枝蔓有如雙手,末端神經相當敏感,過度剪枝對葡萄樹而言是個具侵略性的行為,因此他總保留相當長的葡萄枝,只在適當時間剪除少量,讓葡萄樹保持輕鬆愉快的心情,是他能釀出好酒的秘訣。

 這次會面我們至少聊了至少兩個小時,我對 Philippe的第一印象總覺得他有些嚴肅,不苟言笑,但事實上他相當健談,且樂於與人分享與傳承。但即使如此,他也不是那種會籠統地說,”這支酒有檸檬般的香氣”,或,”這支酒是生長在涼爽環境”,的那種酒農,而是每句話都能深至精髓,富有強烈探究事物本質的哲學家。

 Philippe問我想不想喝些什麼?我說,看目前已開瓶的有什麼我就喝什麼吧,原本抱著嘗不到沒關係不想麻煩人的心情,卻意外嘗到了灰塔古堡的貴腐甜酒 Coteaux de Saumur 2005

Coteaux de Saumur為單一品種白詩楠(Chenin Blanc)貴腐甜酒,全法國的白詩楠種植量光羅亞爾河就佔了95%,其中尤集中在安茹與索米爾區域。白詩楠之所以特殊,在於它可以達到非常高的成熟度,並且能夠被貴腐菌附著,當葡萄的糖份濃縮,酸度也跟著集中,因此羅亞爾河甜白酒經常可達到不可思議的平衡度。

 灰塔古堡的Coteaux de Saumur呈現金黃琥珀般的酒色,如倒映在湖上的夕陽餘暉,誘人的濃郁蜜餞與蜂蜜氣息,在舌尖上卻輕巧彷如失去了地心引力,幾乎不帶一點重量,跟種植在頁岩的Quarts de Chaume相比更加圓潤,尾韻帶著一絲回甘茶香,能在初春傍晚嚐到如此清甜的貴腐甜酒,幸福不已。

我問Philippe是怎麼釀出這麼好喝的酒?

 他想了一下,笑說,這就是生物動力法的奧秘阿!

 拜訪灰塔古堡前,我睡不著覺,滿腦子想的是該跟Philippe Gourdon問些什麼樣的問題,甚至連買哪幾支酒都是在我半夢半醒中決定;拜訪灰塔古堡後,我還是睡不著覺,一直到昏沉睡去前我都還在思考他所說的話。

 我總相信能夠創造偉大葡萄酒的酒農,都是雙腳踩在土壤裡的真正農民,堅守著信仰,用那長滿厚繭的手,釀出最細緻優雅的佳釀。但灰塔古堡最感動人心的地方,不只是他那充滿靈魂的酒,而是莊主Philippe Gourdon對理想的堅持,對於他所認為對的事物的守護,年復一年,日復一日,讓所有的微小終成偉大。


Je vous remercie, Monsieur Gourdon, de m’avoir accueillli et de m’avoir fait partager votre connaissance sur le vin biodynamique. Avant la visite du Château de La Tour Grise, je ne pouvais pas dormir, car j’avais trop de questions à poser et elles ont tournées dans ma tête toute la nuit. Suite à la visite de la Tour Grise, je ne pouvais pas dormir non plus. Depuis, Je ne cesse de penser à la philosophie de la biodynamie.  

Je crois toujours qu’un grand vin trouve sa source et sa force grâce à l’attention apportée aux vignes par son vigneron, en prenant soin de toujours respecter un attachement particulier à la philosophie biodynamique. Monsieur Gourdon a consacré sa vie à la biodynamie pendant plus de 20 ans. S’il a pu rencontrer des difficultés, il a trouvé des solutions, et il le continue. Le vin de monsieur Gourdon n’est jamais seulement un bon vin avec du bon goût, mais un vin avec une part de subtile. Cette part de subtile accompagné de la philosophie biodynamique est ce qui m’a le plus touchée lors de ma visite au Château de la Tour Grise. Et pour cela, j’attacherai toujours une grande importance à ce charmant domaine. 

 

Célia, 04 Mars 2017 à Angers .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